欢迎来到 - 精准学问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昨日亲爱的某某

时间:2015-05-22 00:17 点击:
隔壁的男孩子,我曾经在耳朵里遇见过他的一位前女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与他的这位前女友素未谋面,只不过透过隔音糟透的墙壁和窗户对她有所耳闻,另外我刚搬

隔壁的男孩子,我曾经在耳朵里遇见过他的一位前女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与他的这位前女友素未谋面,只不过透过隔音糟透的墙壁和窗户对她有所耳闻,另外我刚搬来这里的时候两人也似有同进同出、同食同住的经历,只是前几日才出了事故,她成了我邻居“昨日亲爱的某某”。

二人昔日里相好的时候,我听到过男生说为女孩儿调洗澡水水温,早晨起来煮汤圆、洗床单被套之类,由此推断似乎也是个比较体贴温暖的人,女孩儿性格较强一点,指点着男孩床单被套要怎样怎样洗,用几个衣架晾,而后打电话跟她妈举行周末的问候仪式,宣布是吃过早饭了,吃了汤圆(不然我也不会知道汤圆这事,毕竟嗅觉不至于灵敏到这地步),两人相处得应该融洽和谐,其乐融融。据我观察隔壁邻居有女朋友这件事我还告诉过我家先生,先生说我知道得太多。

某个周日,我跟先生抱着手机窝着看电影的时候,隔壁有了大动静,两人激烈争吵,虽然我们天蝎座是极具侦探天分的星座,可是争吵发生的时间外面实在热闹,总之二人是因为我所不知的缘由在那天晚上撕扯着往日里亲密的关系,这对峙因为某一方摔了东西又摔门而去让犹如暴风雨过境的走廊归于平静。

再后来女孩某日晚上打电话给男孩,男孩儿说:“我们已经结束了,没有意义了。我烦透了你了,我不想听你说话!”这词儿后来变成了堵在喉咙里的子弹,他嗔怒地吼着:“你有没得意思?有没得意思?我跟你说了,我们已经结束了!”那话语里似乎带着万缕千丝的后悔,悔不该认识她,更悔不该曾经让她做了他的女朋友!悔不该接了她的电话!女孩儿某日凌晨跑来敲邻居的门,她敲醒了男孩的左邻右舍,说不定楼里的蟑螂都被折磨得慌乱不知所措了,可是她却没有敲开那扇门,果然“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敲不开不再对你敞开的门。

昨日我在厕所里洗衣服,听到男孩在跟父母打电话,嗔怪父母未经他许可接了女孩儿的电话,他说,他跟她已经无法挽回了,他们在一起他不幸福,他说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怎么说怎么做的以及她自己怎么做的她心里清楚,她当初就应该想到会有今日,她活该!

那个曾经赤诚相见,相拥入眠,那个他嘴里的半夜不睡觉跑来敲门的神经病,沦为他昨日亲爱的某某。我又跟先生说,邻居和女孩分手了。先生说,你知道得太多了!

有些东西,明知道它在,然而你未必能再次拥有,再次操控,因为时过境迁,物换星移。

然而又像街面上涂着醇香性感的红嘴唇儿,四下可见,但是香吻不见得唾手可得。

那姑娘倘若真心不舍,应该满心病得不轻,亟待治疗,邻居或是给她开了一贴良药,这贴药叫心狠手辣冷酷到底。

这让我想起我的另一位朋友,他说前几日还好好的,忽然就有别人了。他说,我病了。我不知作何劝解,心里清晰地觉得他需要她一句狠话,像某个刚刚有了新欢的人对他的旧爱说的:“你不觉得抱歉么?我刚刚让我的父母知道了她的存在,这么快就被你搞砸了!”又或者求不得那一贴药,那么该自己挖了那腐烂疼痛的瘤,像刘智当年那样,他说:“其实我知道你会给我这个答案,我知道我还是得不到,对不起,这电话挂了之后我会删了你的qq,你的电话,我们互相消失,在彼此的世界。”终于这样之后他得以和春春携手相伴,经风历雨。

足下的土地一寸寸连在一起,许多东西在蔓延,许多东西在避让,道儿上有些,像山里的浓重的雾气,不由分说渗入每一寸肌肤,每一丝毛发,又浑然不知地抽离,你来自大海,你觉得它瘫软依附在树枝上,悬崖边,美得不可收拾,后来才发现它的沉重,兴许就让你病了,你要学会吃药,你要懂点“医术”。

长了肿瘤疼痛的病人要开刀,断了骨头的病人要接骨,感染的伤口要洒酒精消毒,让昨日亲爱的某某给了一刀,你可要接着她同时抛出的良药。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