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精准学问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传奇故事 >

桥尾少年

时间:2015-06-12 17:14 点击:

夕阳落在了小河上,一圈一圈微微晃着。三辆黑色轿车停在小桥旁。

桥尾少年“母带都在J的手里,目前他没有对我们做出怀疑,他身边也没有强大的保护罩。”A对戴墨镜的男人说。

沉默之后。

“解决他。”戴墨镜的男人吐了一口烟,轻声的说。没有人能够看得见他的眼神。

“是。”A回答,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这里是这座城市最空旷的地方,无人的小河,拆迁的危房,被随意涂鸦的断墙,还有很远很远的草海。戴墨镜的男人喜欢在这里解决事情。

似乎听到了什么。突然间所有人都一动不动的,A立刻闭上了眼睛,接着他把目光转向小桥,然后转身看了一眼戴墨镜的男人。他轻轻的向小桥走去,身后立刻有三个人跟上,他们的动作都是一样的轻,没有一点声音。戴墨镜的男人吐了一口烟圈,静静的看着A的背影。

刚才的声音是从桥尾传出来的,而且,那是人发出的声音。A和三个黑衣人已经完全走到了桥尾,其他人已经看不见他们。没有过多久,A和三个黑衣人就从桥尾走了出来。A走在最前面,身后的三个黑衣人挟持着一个少年。

是一个很清瘦的少年,穿着破旧的白衣。他任凭三个黑衣人挟持,垂直脑袋,斜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浑身无力。没有人能看到他的眼神。

戴墨镜的男人灭了烟蒂,他走向这个少年。A很自觉的站在一边,戴墨镜的男人看着这个少年,他慢慢的抬起了少年的下巴。一双清澈的眼睛无神的看着他,清澈的好像是充满了水,却像是一滩死水,没有一丝波动。

黄昏将少年破旧的白衣漂上一抹昏黄。

“你是谁?”戴墨镜的男人轻声的问他,并示意三个黑衣人松开少年。

少年并没有回答,他在秋风中显得很单薄。他就这样看了戴墨镜的男人很久,突然他笑了,他把手伸到戴墨镜的男人面前,轻轻的摘掉了他的墨镜。

所以的人都愣住了,A紧张的取出了手枪。

少年看着对方的眼睛,然后无力的垂下头。“我可以杀掉他。你相信我吗?君浩。”少年轻轻的说。

A举起了手枪,对准了少年。“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 ...”A的话被戴墨镜的男人打断。“你们不要过来。”说着,他拉着少年走到了桥的另一边。因为他说了不许他人靠近,所以没有人移动,A紧张的举着枪,一直对准少年的背影。

没有人知道他们交谈了什么。过了很久,君浩和少年走出来的时候,他带着温柔的笑,但没人知道他的眼神。少年依旧无力的耸拉着肩膀,跟在君浩身后。

直到他们走近,A才缓缓的放下手枪。“把车上带的钱全部放到你们发现他的地方。”君浩对A说,然后他坐到车里,很快车子开动了。

     A和三个黑衣人是最后离开的,他把一箱子放在少年住在的桥洞里,这期间少年依旧站在刚才的地方,一动不动。A离开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他走到少年身边“不管你到底是谁,但不要让我看到你做出对不起君浩的事情。”说完他走进了车里,车子离小桥越来越远,少年依旧一动不动。A一直回身看着少年。“A,我们走那条路?”开车的黑衣人问A,A转过身看了一下“第三道。”接着他回身,但少年不见了,刚才的地方什么也没用。

     君浩没用继续让A去解决J。他已经收到了匿名寄来的母带。已经过了三天,J没有一点消息。君浩坐在沙发上,吸着烟。A想问些什么,但他并没有开口,他知道君浩是不会回答的。

     “我要出去,黄昏之前的事情交给你去解决。”君浩轻轻的说。然后他站来起来,灭了烟蒂。“你要去哪?需要其他人吗?”A问。他看着君浩的眼睛,但他看不到君浩的眼神。“不用。”君浩依旧轻轻的说,他离开了。A看着君浩离去,他缓缓的坐下。

   君浩开车来到了小河旁的巷子里,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即使是白天,也显得安静的过分。君浩早就看到了地上一滩血迹,这些血迹参进了泥土里,但周围却没有一个脚印。君浩扬起了微笑。他很快来到小桥边,河水静静的流淌。君浩慢慢的走到桥尾,走进去之后他很快来到了桥洞里。

 眼前的一切都和外面的明亮显的不搭,这里阴暗的光线让人忍不住想闭住眼睛。装满钞票的箱子没有动过,君浩看见了少年,他蜷缩在一块潮湿的地上,刘海遮住了眼睛,他是手上沾满了血迹,但他的白衣依旧很干净,即便已经很破旧了。

   君浩慢慢的蹲下,他撩开少年的刘海,少年无神的目光并没有转向君浩,仿佛他的世界里,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

“你做的很好。”君浩轻声说。“那些钱都是你的了。你应该能买租一间像样的房子了?去找个家吧,不要住在这里了。”君浩说。

 过了许久,少年才偏过脸,看着君浩。

“我睡不着。”少年说。

“原来是这样啊。”君浩说,他从衣服里取出一瓶药,放在少年身边。“一天最多吃三片,超过的话,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君浩带着笑意。他揉了揉少年的头发,然后起身离开。

少年还是一动不动。

“小刀划过皮肤,一寸又一寸。鲜血就会溢出来,流出一朵美丽的花。第七个人了呵。谢谢君浩。”少年靠着石墙自言自语。少年摸摸的站起来,向桥洞最深处走去,那里有一个排水口,空气中弥漫着很深的血腥味。没有人知道被藏在这里的人是J,他的每一寸肌理都少年用被细细的刀片切开,有的伤口已经结疤,有的伤口还在不停的溢出鲜血。痛苦的这么让他连呻吟都觉得要命。他微微睁开眼睛,在黑暗的光影里的白衣少年,苍白的可怕。J恐惧的闭上了眼睛。

少年取出了三粒药品放在嘴里嚼,开始是酸酸的味道,接着是很浓的苦味在舌尖蔓延。

阳光一点一点的变得昏暗。少年靠着石墙,他的眼神清澈的没有温度。他又取出了一片药放在里,那是和刚才一样的感觉。少年还是没有感到困倦,接着,他又取出了一片药放在嘴里。他等待了很久,他还是感觉不到困倦。少年突然觉得难过,莫名其妙的难过让他不由的微微颤抖,接着少年一片又一片的吃着那些白色的药品。他终于睡着了… …

君浩再次来到桥洞的时候,A悄悄的跟在他身后。

少年已经睡的很熟了,他的呼吸变的安稳而微弱。君浩注意到了地上的空药瓶,他撩开少年遮住眼睛的刘海,少年闭住了眼睛。

A站在桥洞外,他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君浩他摇了摇少年的肩,少年没有醒来。君浩将少年抱在怀里。

“已经快不行了,放弃吧。”A走近。“不要说话。你会吵醒他的。”君浩对A说。接着他将少年放在车里,扬尘而去。

 A看着君浩绝尘而去,他自顾自的笑起来。

 少年睡了很长时间。他醒来的时候,看着眼前的一切,白白的。他看到坐在一旁的君浩。

“是家吗?”他问。

“不是。”君浩温和的看着少年。

少年穿着宽大的蓝条病号服。少年轻轻的问君浩“这个是新衣服吗?”

“不是。”君浩取下了黑眼镜。

外面的阳光投射进来,洋洋洒洒的一床。这是少年讨厌的光芒。少年坐了起来,他浑身无力,瞬间身体向后扬去。

少年看着君浩,目光清澈而无神“君浩,第八个了。”

“什么?”君浩问,他没有听懂少年的话。

少年没有回答,他把目光转向窗外,然后用袖子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新衣服。”君浩微笑的递给少年一件白色的外衣。

 少年睡在君浩的床上,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卧室,大而昏暗。这里不会有让少年感到难受的光芒。“要喝水吗?”君浩站在门口,语气温和的问少年。

   少年没有回答,他慢慢坐了起来,然后抬起脸,望向君浩。依旧是清澈而无神的眼睛。

   “不要。”少年说。“还有酸酸苦苦的药吗?我睡不着。”

   “… …没有。”君浩回答。

少年缓缓的躺下去,他空洞的目光看着天花板,穿过一层层黑暗,也找不到光明。君浩轻轻的走向少年,他坐在床边,靠近少年的脸。

“告诉我你的名字。”君浩说。

 少年没有回答。他的眼睛穿过黑暗还是黑暗,他睡着了。

君浩在少年身边躺下,他像少年一样,目光穿过一层层黑暗,找不到阳光。君浩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是血的味道。一寸一寸溢出来的过程。

白色的床单染开了红色。君浩颤抖着,但他闭住了眼睛。血液从身体一一寸一寸流失的感觉,痛楚而刺激,最后变成了麻木。少年趴在他身上,白色的衣衫没有一点异色。小刀在少年的手中握紧,少年清澈而无神的眼睛默默的看着君浩。

砰,卧室的门被打开。走进来的是A。

“你果然做了对不起君浩的事。”A举起手枪,对准趴在君浩身上苍白的少年。但A马上停住手,因为A看到了君浩,浑身是血被压在少年身下的君浩。A没有看到君浩的眼神,因为君浩闭住了眼。

“混蛋!”A怒吼的拉开了少年,把他甩到一边,然后顿准少年的胸口,狠狠的开了一枪。少年摇摇晃晃的跌倒,他白色的衣衫终于有了红色的雾。

“君浩!”A扶起了君浩,但他觉得自己触到了一团血雾,并且陷在里面。

“第八个啊… …”一旁的少年传出很低很低的声音。

A把目光转向少年,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少年。

浑身是血的少年,缓缓的站起来,像是挣脱一团红色的淤泥,“第八个啊… …”少年缓缓的说,他抬起了头,刘海划过眼睛,一双清澈而无神的眼睛,清澈渐渐的变得混浊… …

“不可能!怪,怪物!”A惊叫,他拿起手枪,连续对少年开了几发子弹。

“第八个啊。”少年没有倒下,他终于完全的站了起来。

    君浩睁开眼睛,他看到这座黑暗的房子里,一个苍白是少年。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