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精准学问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抗战 > 影视作品 >

对抗日神剧底线何在?

时间:2018-12-30 21:44 点击:
最近网络上抗日神剧让人咋舌的视频和图片比比皆是,在荧屏上看着各种抗日的神剧也很平常,但是看着那些刀枪不入的杀鬼子的民族英雄好汉,就觉得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前段时间就在电脑上看一些国外高投入的电影,耐着性子看完了一部无厘头又雷人的美国大片

  最近网络上抗日“神剧”让人咋舌的视频和图片比比皆是,在荧屏上看着各种抗日的“神剧”也很平常,但是看着那些刀枪不入的杀鬼子的“民族英雄好汉”,就觉得有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前段时间就在电脑上看一些国外高投入的电影,耐着性子看完了一部无厘头又雷人的美国大片,名字叫《美国队长》,尽管感觉这就是东拼西凑胡说八道的副产品,但是,人家说介绍的非常明白,这部片子是根据漫画改编的科幻大片。那你就无话可说,无槽可吐了。

  前段时间网络传闻有关横店基地流行抗日剧的说法,一点也不夸张,而且据说至少占全部拍摄的85%以上,不完全数据统计累计杀鬼子的数字已经过亿了,这还不算已经杀青的,电视或者电影公映的。

  如果按照经济学理论需求决定市场的说法,在这些年抗日剧所以扎堆,无非基本符合了中国民众的一种情结,另外再加上这几年中日关系很不稳定,所以用影视作品来宣泄或者释放自己的情绪,大概也是一种不错的“渠道”和特别的“方式”。

  但是凡事都应当有一个基本的尺度,超过了这个尺度,肆无忌惮,难免会带来的一定负面效应。 我确实不知道这个不完全数据从何而来,但是据某权威媒体一种说法,按照我们现在已经播放的抗日影视作品统计,被我爱国的军人和中国老百姓们干掉的“鬼子”数量大概至少有两个多亿。如果看看国际2012年人口统计报告日本的本国人口数字,简单参考下就是说中国影视作品当中被干掉的鬼子数字基本等于现如今日本本土的全部人口了。
  事实是不言而喻的。 观众的口味在逐年提高,制作方和编剧也在不停的追求离奇的情节,不停的追求血腥暴力的场面,甚至追求低俗不堪,这种现象成为当先活跃在荧屏的绝大多数“抗日神剧”的共同点。

  其实小编认为所有的创作,都不应当背离历史的真实,而一味的过度扭曲,过度放大,甚至过度美化,否则,这样的影视作品只是在消磨观众的时间,没有丝毫的意义和价值。 而这种靠着近乎于天马行空意淫的手法,无限度的放大自己,竭尽所能的丑化日本人的方式,其实是与历史丝毫不沾边。甚至是对中华儿女八年浴血抗战的一种从精神,到事实的极大误读和亵渎。

  纵观最近这些火爆的“抗日神剧”里,几乎所有的我方男女主角各个多才多艺,身怀绝技,刀枪不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而反观对手日本鬼子们则是一律的猪狗不如的思维,猪狗不如的行为,最后理所当然被我们的抗日神汉,神女,神侠们各种形式毫无悬念解决了。

  如果拍摄方把抗战这样严肃的历史题材,搞成娱乐化而且是泛娱乐化过度娱乐化,确实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苗头。刚刚更名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一直给我这种印象,成天端着一副面孔,动辄整顿和封杀。那么小编斗胆请教:为什么对这种粗俗不堪的抗日类影视作品视而不见,任其泛滥播放呢?

  跳出这些影视作品,反观我们还原现实的世界里日本人能在八年的时间里,在我泱泱大国大半领土上横行,真的是像那些“抗日神剧”展示的那样,只能说我们的抗日是一场笑话了,当然更加令人忧虑和值得深思的是,很多年后,那些后辈们看了这样的影视作品,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呢?

  屏幕上把一个充满着猥琐,血腥,凶残,阴暗且不择手段的侵略者描述成:痴呆愚蠢而不堪一击。除了这些影视的制作人们满足了自己感官上的某种需求,谋杀了观众的时间,拿到了不菲的收入还有什么实际价值呢?上个月的《北京日报》其中一则文章说了一个让我惊诧不已的观点,它声称,对于历史可以适度美化,可以适度虚构。 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报纸,居然有着如此特别的新闻历史观,除了让我感觉到窘迫我不知道还有什么。

  请问历史是什么?历史是真实的曾经发生的过去。

  那么经过虚构和美化,算历史吗?

  如果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民族回望历史的时候不是尊重和深刻的反思,而是轻虐,戏说,娱乐,那真的是一种悲哀。 打着“抗日”的旗号,在影视作品里拿着鬼子开涮开杀,并不能如实而真实的还原历史而更容易造成未来后辈们对历史的不解和误读。

  下面是《人民日报》的一则文章,很和小编心意,请广大网友和读者朋友们一起感受下:
     
  原标题:人民日报评“抗日神剧”:罔顾基本的公共理性

  “八路军战士”像撕鱿鱼片一样徒手将敌人撕成了两半,“鬼子”血肉横飞,英雄凛然一笑。“八路军女战士”被一群日军侮辱后,腾空跃起,数箭连发,几十名“鬼子兵”接连毙命。绣花针、铁砂掌、鹰爪功、化骨绵掌、太极神功轮番出现,取敌人首级如探囊取物。

  一段时间以来,如此种种“神奇”的镜头接二连三出现在抗日题材电视剧中,已经成为电视荧幕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网友戏称“手撕鬼子”为“横店(某影视拍摄基地)名菜”,戏称此类作品为“抗日神剧”,有的还调侃道,“鬼子坚持了八年真不容易!”

  事实上,雷人桥段层出不穷透露出的是,近来风靡荧屏的抗日题材电视剧,越来越类型化。“抗日”逐渐简化为一种故事背景,其内核被悄悄替换成武侠剧、偶像剧,即使主线仍是“抗日”,武打、枪战、爱情、时尚、性感等类型元素也统统裹挟进来。

  五花八门背后则是惊人的一致:我方战士英俊(或性感)潇洒,神勇无敌,日本军人猥琐而弱智、暴虐而无能。乍一看,颇具大无畏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上天入地、翻江倒海的大胆想象力!

  不过,我们实在不能把这种慷先驱之慨的做法称为“幽默”。尽管没有谁规定抗日题材文艺作品只能用现实主义手法来讲述,但毕竟那段切肤之痛的历史相去不远。中国尽管取得了八年抗战的最终胜利,但我们的前辈也付出了极为惨烈的代价。这种代价因为侵略者人性中的恶,也因为中国近代以来在文明上的落伍。我们的胜利是用巨大的牺牲换来的,这是我们认识那段历史的基本理性。

  现如今,抗日题材电视剧悄然卸下了宣传教育的“包袱”,变为纯粹的娱乐品,自是有它的内在逻辑。但这种“自我解放”也确实够“彻底”的,连基本的公共理性也置之不顾,血肉之躯铸就的抗战精神在“神剧”中已被空洞化和游戏化,变作掩护暴力刺激的一张虎皮,真可算是“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了。

  然而编创者又是极其“理性”的:爱情、暴力、悬疑、时尚、性感……一个都不少,然而在坚持大是大非的前提下,对人性的复杂多一些细腻的刻画,因为可能被不理性的声音所“抗议”,这样的尝试却不愿碰触。非但不敢突破简单化的观念窠臼,还用离谱的编造强化陋见,“民族大义”的包裹下,“神剧”们实则是精明的商业算计。

  电视剧不必是教科书,但一定不能是罔顾公共理性的反面教材。毋庸置疑,在大众文化中,情爱、武打、警匪等内容其实是人的性、攻击、破坏等本能欲求的“替代性满足”,要引导受众心安理得地疏泄这种欲求,需要在讲述这些内容的同时进行价值观介入,所以“正义战胜邪恶”、“好人好报”等主题几乎成了所有通俗故事的标准配置。好的故事把欲望与道德这两个“死对头”如此和谐地编织在一起,既疏泄人们内心的欲求,也再次强化了道德、价值观和公共理性,使人处于心智平衡的状态。

  但毕竟,情爱、武打、警匪与色情、暴力、凶杀之间有着内在的共通性,如果故事过于离谱,缺乏基本的公共理性和价值观介入,文艺作品就越接近于赤裸裸的欲求本身。比如,当人们对暴力的依赖被文艺作品过分强化,那么暴力的对象是当年无恶不作的日本鬼子,今天在中国饭店用餐的日本民众,还是日本牌子的中国制造汽车,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令人痴迷的,是暴力本身。“抗日神剧”庶几近之。

  当年义和团运动“神功护体,刀枪不入”以惨剧收场,带着如许悲壮的意味,又何尝不是因为落后甚至愚昧。今天,借助无与伦比的奇妙想象和神乎其技的电视特效,义和团的旧梦终于重圆,却如此让人哭笑不得。难道真的是因为我们强大了,再不必反思历史,而一下子从自卑走向自信了吗?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