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精准学问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作文 > 高中作文 >

挥着命题作文的绳索跳舞——读金乡高中陈巧巧同学的《墙,读你的那份忧伤》

时间:2019-01-28 15:48 点击:
挥着命题作文的绳索跳舞——读金乡高中陈巧巧同学的《墙,读你的那份忧伤》

作文以什么取胜?语言情感与思想。

命题作文以什么取胜?还是语言情感与思想。不过,命题作文少了一样东西,——自由;也多了一样东西,——绳索!

好多同学呀,用这条绳索捆自己的手脚,写出来的东西像一团麻花,捆得那个结实啊,直让心灵像透不过气的小白鼠,只在绳套里钻上钻下,小心而又不安。它不敢去咬那根绳子,生怕绳子断了,绳套滑落,自己便无所归依。

直到读了金乡高中的陈巧巧同学的命题作文《,读你的那份忧伤》,这是我出的一个题目,给全县的高中学生去做。从这篇作文里,我终于看到一个,把这绳索展在手里,跳出曼妙的舞步的应题写作者。

“外公走了。

只留下当年他亲自砌的。”

多好的破题!轻松自在,自在得前两句作为题记的顾城的诗,都显得多余。在很多同学还在为题目黯自神伤的时候,她已经拽住这根绳子,并且理得顺顺当当。“当年”“亲自”“墙”,一个老人的人生故事即将开演,而这个故事的见证者——墙,也是老人亲手所砌,它用以见证这个故事,更用以传示后人,特别是“我”,他的孙女儿。这种自然娴静的破题,悄然而又顽强地透出一缕缕人情的美丽。

外公走了,只留下他的当年;他的当年何以留下,因为这堵他亲自砌的墙。外公走了,只留下我的感伤,我的感伤何以承载,因为还有一堵外公留下的墙。于是伤情缓缓,沉默而坚强,如墙一般,静静地述说着儿时的记忆。

这样的开头,命题哪像绳索,倒是任作者情感漫步的长堤。破题的苦趣一下子转化成了自由写作的乐趣。

当然,作者还不够老到,承题时还是略显粗糙。

“我常常想,忍不住地想,外公这样有才干的人,何以一生无所作为?”

这句话的加入,祖孙的情感倒显得淡了。不像是孙女,倒像一个外人给外公的一生作客观的评判。你常常想的,不该是这个,从后文看,你也不在想这个的呀。

你在想的可是:“有人笑话外公:‘五六个孙女和外孙女,你花家竟是无人传后了呢!’外公却只是笑笑,不答。”

你还想到“它总是趁我不在偷偷换装:墙上的日历变成了电话,又换成油烟机,换成一排站满甜罐头的橱架。”

你在想外公的豁达,外公的生活的细碎乃至艰难。

回忆的散文,最忌无情的用语。要把文章修理得珠润,这就是应该删削的赘语。想想归有光的《项脊轩志》,你就知道思亲的散文应该怎么做。

尽管去想事,想起外公生前好多好多的事,想得入境时,你的情感也就到位了。要说这篇文章还缺少强大的情场处,原因就在于还未能写出哪怕一件你亲历的最能体现祖孙情的事。“阿姨偷偷往我嘴里塞了两颗准备给外公的大樱桃,外公知道了忍不住笑;”只这件事与你相关,但不够具体。“外公靠在床上,同我讲了两大筐的话,满心以为自己要好起来了,要知道他十年都不曾和我说过那么多!”外公与我说话,却是以为自己能好起来,情感便无着床处。

那么好的开头,足见作者的才力,但当中塞进太多的无关的东西,可惜!

但作者的写作是高度自由的,尤其语言,常有让我惊奇处。

“屋里的墙也随之磕磕绊绊地顺着时间往前走着。”

“墙是另一个人生啊!荣辱与喜悲从不曾远离它。崭白的墙灰刷过几层;墙根的杂草又盛过了几春。月光深深地抚摸墙的骨骼,它知道墙比泥土更累——和俯伏在田间的汉子一样——顶着数十年的风吹雨打却不愿倒下!”

“我猜那墙的脚儿也酸,却从不坐下歇歇。它总是趁我不在偷偷换装:墙上的日历变成了电话,又换成油烟机,换成一排站满甜罐头的橱架。”

这些颇有质感的语言,像轻灵的脚步,传递着洒脱——行文的洒脱。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