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精准学问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伤感散文 >

一个老实人的世态炎凉,看完我哭了,不知是悲伤,还是感动

时间:2019-02-09 17:37 点击:
年夜饭 五粮液,吾谷网

看了吴树先生的这篇文章,我们忍不住还是要分享一下。看完之后,你会明白我们分享的目的。  

1  

父亲去世3年后,你来到了我家。同父亲相比,你平凡得实在是乏善可陈。(特别补充:乏善可陈——说不出有什么优点,没有什么好称道的。)  

可是,50岁的母亲,需要一个老伴儿,而一个50岁的老人,对另一半的要求,也务实、本真很多——只要人好就行。 

你具备这个最基本的条件,你是远近闻名的好人,具体地说,你是一个老实人。和我母亲第一次见面那天,你很难堪,因为你深知,自己各方面,都没有优势——房子小、工资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退休工人,而且,刚刚结婚的儿子一家,还需要你的帮衬。  

说实话,母亲也只是为了给介绍人一个面子,才决定去见你的。而最终,让母亲对你产生好的,是你的那手好厨艺。见面后,你说:“老李,我知道你条件好,啥也不缺,所以,没什么送你的,不管怎样,咱认识一场,你中午就在我家吃口便饭吧。”你的诚恳,让母亲不忍拒绝,她留了下来。  

你没让她伸一下手,就做了四菜一汤,尤其是那道南瓜煲肉丁,让母亲吃得不忍释筷。临走时,你对我母亲说:“以后要是想吃了,就来。我家虽不宽裕,但招待个南瓜,还是一点儿都不费力气的。”  

后来,母亲陆续又看了几个老头儿,可是,虽然哪一个看上去,条件都比你要好,但最终,母亲还是选择了你。理由其实算得上自私——她服从并照顾了父亲大半辈子,她想做一回被照顾的对象。就这样,你和我母亲住在了一起。  

2  

那天,你、母亲,外加我,还有你儿子一家三口,一起吃了一顿饭。我特意将这顿饭,安排在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里,表面上看,是为了表达对你的重视,其实,是有种居高临下的优越在作祟。  

走出酒店时,你悄悄对我说:“以后咱就是爷儿俩了,你要请我吃饭,就去街边的小店,在那儿我吃得饱,还不心疼。”  

是你那太诚实的表情,烫伤了我的虚伪,让我觉得,跟一个老实人玩心眼,就像大人哄一个孩子的糖球儿一样,已经接近于无耻。  

你把我母亲照顾得很好,她每次见我,都嚷嚷要减肥,那语气是幸福的。  

你做的饭,的确好吃。一次,和你们一起吃饭时,我忍不住对妻子说:“下次屠叔做饭时,你在边上学着点儿。”妻子表情中,并没有虚心好学的成分,反而有几分愠怒(特别补充:愠怒yùnnù——生气的意思)。你赶紧出来解围,你说:“我这辈子,啥都做不好,就长了点儿吃的本事。你们可都是做大事儿的人,千万别跟我学,要是馋了,就回来,随时回来,这做饭的啊,最怕自己做的东西没人吃。”  

那天我们走时,你包了好多你做的东西,让我们带上,还把我拉到一边说:“再别夸我做的饭好吃了,说真的,谁一说我这个优点,我就脸红,一个大男人,把饭做得好,其他方面,草包一个,这哪算优点啊。”  

回家的路上,我跟妻子复述了你的话,她说:“他这个人,天生伺候人的命,天生就愿意低到泥土里,咱妈有福气,老了老了,当把皇太后。”  

我一边开车,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感受妻子对你的轻贱,心里并不想替你辩解什么,毕竟,你始终是个外人嘛。  

3  

我搬新家的那天,你和母亲,来给我们燎锅底。你严格地按照民间燎锅底的习俗,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可是,等到吃饭时,你却没有出现在主座上,到处都找不到你。打你的手机,也是关机状态。像是掐算好了时间,等宾客散去,你回来了,仔细地收拾着那些狼藉的杯盘,将剩菜剩饭,装在你事先准备好的饭盒里,留着回家吃。  

母亲不希望你这么做,觉得委屈了你,你小声对她嘀咕:“晚上我给你新做,这些我吃。”母亲说:“干吗天天吃剩菜剩饭呢?你知不知道,我见你这样,心里很难受。”“你千万别难受,让我看着这么浪费,我心里才不舒服呢。树赞(我的名字)的钱,都是辛苦换来的,咱帮不了孩子,那就尽量帮他省点儿。”  

你的话,让我母亲心疼了很久,然后,她决定告诉我。听着母亲在电话里替你说好话,我内心的感受,很复杂,同时,也为自己的这份复杂,感到惭愧。  

4  

渐渐地,对你的好感越来越浓。有时候,甚至有一些依赖,你总是无声地为我们做很多事——换掉家里坏了的水龙头,每天接送孩子上幼儿园,母亲住院时,不眠不休地照顾她,直到出院后,才告诉我们。  

只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你也会病倒,而且,病得那样严重。你在送我儿子,去幼儿园的路上,轰然倒下——脑血栓,半身不遂,而卧床。  

我,还有你儿子,起初,对你的治疗,都很积极,我们希望你尽快好起来,依然可以像从前那样,为我们服务,任劳任怨。可是,你再也没有站起来。  

原先只会微笑的你,变得无比脆弱,总是流眼泪。我母亲照顾你,你哭;你儿子给你削水果,你哭;我们推着轮椅带你去郊游,你哭;多次住院,看着钱如流水般被花掉,你哭。  

终于有一天,你用剃须刀片,朝着自己的手腕,狠狠地切了下去。抢救了5个小时,你才从死亡线上,挣扎着回来,很疲惫,也很绝望。  

没有想到的是,先我弃你而去的,是你儿子。他开始很少来看你,直至后来,连面都不肯露一下。每次打电话,他都说自己在出差,回来就过来看你。  

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在这个时候,跟我提出,要和你分手。你们本来也没有登记,就是一拍两散的事情。母亲跟我说:“我老了,照顾不动他了。妈帮不上你什么忙,但也不能捡个残废爹回来,做你的拖累。”  

这就是冰冷的现实。我不想让母亲去做这个恶人,于是我狠狠心,决定由我来说出分手的话。我对躺在医院里的你说:“屠叔,我妈病了。”你的眼泪,又夺眶而出,我尽量做到不为之所动。“你知道,我妈也一把年纪了。这些日子,她是怎么对你的,你也看见了。”你继续流着眼泪点头。  

“屠叔,我们都得上班,我妈身体又不好。你看能不能这样,出院后,你就回你自己的家,我帮你请个保姆。当然,钱由我来出,我也会经常去看你。”  

话说到这里时,你不再哭了。你频繁地点头,含混地说:“这样最好,这样最好。不用请保姆,不用……”  

走出病房,我在医院的院子里,还是流了眼泪,说不清是解脱后的轻松,还是心存愧疚的疼痛。我去家政公司,为你请了一个保姆,预交了1年的费用。然后,去了你家,请工人把你家重新装修了一下。我在努力地做到仁至义尽,不为你,只为安抚内心的不安。  

5  

你出院回家的那天,我没有去,而是让单位的司机,去接的你。司机回来后,对我说:“屠叔让我跟你说谢谢,就算是亲儿子,也做不到你这一点啊。”  

这些话,多少安慰了我,我感到了一丝轻松,可这轻松,并没有持续多久。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