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精准学问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谚语 >

采菊登高望 秋高气爽又重阳

时间:2019-03-17 17:07 点击:
明日,农历九月九,又到重阳节。今世人以菊花、茱萸,浮于酒饮之,盖茱萸为‘辟邪翁’,菊花为‘延寿客’,故假必二物服之,以消阳九之厄……”重阳节正值蟹汛,

(明)唐寅《东篱赏菊图》

(清)陈枚《重阳赏菊》

  明日,农历九月九,又到重阳节。九九重阳,又称重九、上九、登高节、阳数节等。因为古老的《易经》中把“六”定为阴数,把“九”定为阳数,九月九日,两九相重,故而叫重九;日月同九,两阳相重,故名“重阳”。又因为“九九”与“久久”同音,九在数字中又是最大数,有长久长寿的含意,所以古人认为这是个特别值得庆贺的吉利日子。

  虽然历经千年,重阳节活动的内容也随着时代发生变化,但登高、赏菊、祈寿、驱疫的民俗文化内涵,传承至今。如今重阳节还被赋予了新的含义,每年的农历九月九日,也是全国的“老人节”。

  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

  重阳节的起源,和中国远古农耕文明有关,发轫于古人祭祀大火的仪式。先秦 《吕氏春秋》之中《季秋纪》载:“(九月)命家宰,农事备收,举五种之要。藏帝籍之收于神仓,祗敬必饬。”“是日也,大飨帝,尝牺牲,告备于天子”。汉代时,九月九的皇家祭祀和宴饮活动从宫中流布民间,《西京杂记》中记载西汉时的宫人贾佩兰称:“九月九日,佩茱萸,食蓬饵,饮菊花酒,云令人长寿。”三国时,魏文帝曹丕在《九日与钟繇书》中写道:“岁往月来,忽复九月九日,九为阳数,而日月并应,俗嘉其名,以为宜于长久故以享宴高会。”可见重阳节有求寿之俗,采药服食却病延年;还有大型饮宴活动,则是由先秦时庆丰收之宴饮发展而来的。如《荆楚岁时记》云:“九月九日,四民并籍野饮宴。”隋杜公瞻注云:“九月九日宴会,未知起于何代,然自驻至宋未改。”由此,“求长寿”及“饮宴”,构成了重阳节的基础。

  在唐代,九月初九这天被正式定名为重阳节。

  重阳节的节庆活动中,首推登高。《齐人月令》中说:“重阳之日,必以糕酒登高眺远,为时宴之游赏,以畅秋志。”

  相传重阳登高与上古时的射礼活动有关。那时,人们在秋忙之后,上山狩猎,采集野生食物,为过冬作准备,并由此而成为一种礼仪活动。经过漫长的迁衍,到西汉时,逐渐形成了登高的民俗,当时长安城外有一高台,每年春节、重九,人们都要登上高台观赏风景,因为登的是高台,所以就叫“登高”。到了魏晋南北朝时,这种活动就固定在九月九日。南朝梁人宗懔《荆楚岁时记》有云,九月九日,士农工商各行各业的人,都到郊外登高,设宴饮酒。相传晋末诗人谢灵运还为了登高自制了一种登山的木屐,鞋底前后装有可活动的铁齿,上山时去掉前齿,下山时去掉后齿,人称“谢公屐”。李白曾有诗:“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

  唐、宋两朝传下了大量写重阳登高的诗词,“黄花宜泛酒,青岳好登高”,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云淡山青,谷物金黄,人们阖家远足,登高山攀高塔,极目远望,寄情抒怀。而在民间,重阳登高还有避灾驱疫的意思。一是古人敬畏山神,在“九为老阳,阳极生变”的九九重阳之日,登高拜山神,以求趋吉避凶;又一说是到了重阳节,秋收已经结束,山野的野果、药材等也刚好成熟,大家就会纷纷上山采集野果、药材,称之为“小秋收”;还有一个说法来自汉代“桓景避难”的传说。《荆楚岁时记》注中引用《续齐谐记》中的记述:“汝南桓景随费长房游学,长房谓之曰:‘九月九日,汝南当有大灾厄,急令家人缝囊,盛茱萸,系臂上,登山,饮菊花酒,此祸可消。’景如言,举家登山。夕还,见鸡犬牛羊一时暴死。长房闻之曰:‘此可代也’。”此后人们每到九月九日就登高、野宴、佩戴茱英、饮菊花酒,以求免祸呈祥。

  重阳节这天,还有一个重要活动是做重阳糕,祭献祖先。魏晋时代叫面饼,唐代叫菊花糕,宋代叫重阳糕,明清时则称花糕。据《东京梦华录》载:“都人重九前一二日,各以粉面蒸糕,更相馈送,上插剪彩小旗,掺订果实,如石榴籽、栗黄、银杏、松子肉之类。”明代租佑的《居家宜忌》中载:“九日天明时,以片糕搭儿女头额,更祝曰:‘愿儿百事俱高。’”在北方,九九当天,已出嫁的女儿要携夫婿回娘家送重阳糕,一般是两个大的,九个小的,取其“二九”相逢之意,父母则要回赠糕饼,以祝福女儿女婿通达隆盛。《遵生八笺》《吕公忌》等书也同样记载了这样的习俗,将其列入九日事宜之中。由此可见,“糕”与“高”发音相同,九日登高食糕,寓意及第高中,步步高升。

  菊花延寿客,茱英辟邪翁

  如同说端午离不开屈原和粽子,说重阳则离不开陶渊明和菊花,重阳之日赏菊、饮菊花酒,便是起源于晋朝大诗人陶渊明。

  在中国古俗中,菊花象征长寿,在文人墨客笔下,菊花与梅兰竹并称四君子,菊花独傲秋霜,晚节犹香,经得起秋后风霜摧折,象征着气节和高洁的品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辞官为农,柴桑隐居。他一生酷爱菊花,以菊为伴,在宅旁东篱边种了许多菊花,朝夕观赏。他写道:“菊花知我心,九月九日开;客人知我意,重阳一同来。”在《九日闲居》诗序文中又说:“余闲居,爱重九之名。秋菊盈园,而持醪靡由,空服九华,寄怀于言。”说的是重阳日无酒可饮,空对满园秋菊,作诗寄怀。南朝檀道鸾笔记《续晋阳秋》有一则记载:“陶潜尝九月九日无酒,宅边菊丛中,摘菊盈把,坐其侧,久,望见白衣(官府中给役小吏)至,乃王弘送酒也。即便就酌,醉而后归。”此为白衣送酒,又有葛巾漉酒,李白《戏赠郑溧阳》诗云:“陶令日日醉,不知五柳春,素琴本无弦,漉酒用葛巾。”

  陶渊明以农桑为乐,爱诗爱酒更爱菊。他的人品文章,是文人士大夫推崇的典范,他们将陶渊明与菊、与酒、与重阳联在了一起。在后世诗词歌赋中,菊花甚至因陶渊明采菊东篱而获得了“篱菊”、“篱花”之名。后人效仿陶渊明,不但有重阳赏菊,还有宴饮诗会,直追菊痴陶渊明的意趣。

  北宋京师开封,重阳赏菊之风盛行,品类繁多,千姿百态。宋代《东京楚华录》卷八:“九月重阳,都下赏菊,有数种。其黄白色蕊若莲房曰‘万龄菊’,粉红色曰‘桃花菊’,白而檀心曰‘木香菊’,黄色而圆者‘金龄菊’,纯白而大者曰‘喜容菊’。无处无之。酒家皆以菊花缚成洞户。”

  明代,在《陶庵梦忆》中记载有:“兖州绍绅家风气袭王府。赏菊之日,其桌、其炕、其灯、其炉、其盘、其盒、其盆盎、其看器、其杯盘大觥、其壶、其帏、其褥、其酒、其面食、其衣服花样,无不菊者,夜烧烛照之,蒸蒸烘染,较日色更浮出数层。席散,撤苇帘以受繁露。”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