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精准学问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民俗 > 节日 >

蜜糖或毒药 谁的996?

时间:2019-04-15 10:01 点击:
从未有任何一个话题能够同996一样,引得互联网大佬们明确阵营互相拆台,甚至大佬们有些慌乱地屡次解释。4月14日,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在官微发文,回应近期他

从未有任何一个话题能够同996一样,引得互联网大佬们明确阵营互相拆台,甚至大佬们有些慌乱地屡次解释。4月14日,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在官微发文,回应近期他针对互联网公司996现象的有关言论引发的争议。至此,马云已第三次谈论996。

4天时间,本是心照不宣甚至极为隐秘的996突然出现在大庭广众的讨论中,996从象征着福报、勤奋、成功等积极词汇,早已变成空谈理想、资本剥削、触犯法律等敏感论调。回顾甚嚣尘上的争论中,没有企业承认996是写进劳动合作中的规定,但想成功就要拼搏是显而易见的隐晦说法。

分析认为,如果996是标准工时,公司就触犯了法律,如果为综合工时制度和不定时工时制度符合一定条件就不违法。此时掀起的996论战,实则反映了互联网行业的集体焦虑,加速裁员、工资缩水、末位淘汰……就算是曾经心甘情愿的996付出,在高压之下转变为焦虑,成为员工宣泄情绪的方式与出口。

996引发“口水战”

互联网大佬们用惯有的精英姿态展开了一场关于996的口水仗。这场声势浩大的争论中,不乏马云、京东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当当创始人李国庆等能在互联网领域呼风唤雨的大佬,还有OPPO副总裁沈义人、原盛大文学CEO、火星小说创始人侯小强,就连有赞创始人白鸦1月份为““996工作制”正名也被起底。

蜜糖或毒药 谁的996?

4月14日,马云在题为《再谈996:理性讨论比结论更重要,周末愉快!》的文中称,前几天他在公司内部关于“996”的观点,引起热议,批评声也是源源不断,和我预期的一样。马云强调:“理性社会的标志就是客观理性的讨论比结论更为重要……我们要听得进“不中听”的话,更要有人敢于说“不中听”的实话。”

相较于此前将996与福报、成功相挂钩,马云这次承认“想让员工通过996而获利的公司是愚蠢的,也不可能成功的。“996的合理存在性与快乐、喜欢、热爱、超越金钱利益相互联系。这是马云第三次为996做出解释,4月11日的内部交流会,4月12日的微博发言。

996话题让互联网大佬第一次打破阵营的界限。马云和刘强东让996带上勤奋、成功的光环,给予了员工诗和远方的现象。

蜜糖或毒药 谁的996?

另一边的李国庆、沈义人等人直接站到了反对阵营,李国庆在微博中直言,一批老板倡导996……我坚决反对。他强调,优秀的企业要以效率为导向,不同岗位有不同的工作强度,办公室还可能降低效率。李国庆的态度备受网友力挺,健康和家庭大于工作是共同的论调。

蜜糖或毒药 谁的996?

成功学在疲惫和健康面前败下阵来。

源自互联网的焦虑

“996本来没有什么,加班本就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大家只是不想被‘绑架式’认为996是常态,不加班、不996就是懒惰、浪费生命。”当北京商报记者问起一位在西二旗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的员工,996为何突然“火”了时,上述员工如此回答。他表示,在这轮讨论没有成为公开话题时,996上班制度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无论是出于自愿还是不想耽误团队进度,只要工作没有完成就会留下来加班,早上9点、10点上班,直到凌晨2点、3点下班是常事,甚至还会在公司准备行军床,睡醒了就直接上班。

蜜糖或毒药 谁的996?

“但我们不想让公司认为996、乃至彻夜加班是件应该的事情,不加班就是懒惰、不勤奋的一群人,如果这样付出就变得没有价值。“上述员工称。自觉与被动是该员工表现的焦虑。

从望京东地铁站出来,同样有一批互联网公司,由于加班后难以打车,许多员工选择开车上班,望京东地铁站口的一条马路长时间内变成了漏天的停车场。在这里上班的王先生趁着下楼抽烟的功夫对北京商报记者抱怨:“面对工作,我有一个无处安置的恋爱,没时间陪女朋友,工作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他吐槽完仍旧坚定地表示,还是会加班的,现在互联网公司的裁员声一波高过一波,如果这时候因为工作拖后腿被裁员可不好找工作,毕竟自己现在的工资收入比较可观。王先生说完掐掉眼指着远处一辆银色的大众速腾说,加班就自己开车走,不用和同事抢单约车可以防止地铁停止运营,备不住还可早几分钟见到女朋友。工作与家庭的难以平衡显然让王先生尤为焦虑。

裁员、优化、降低薪水、轮岗……众多声音已经让互联网企业出于风口浪尖,员工也是人人自危,此时被公开讨论的996无疑成为员工表达焦虑的方。“一线城市与互联网企业两个词汇叠加就意味着高强度和快节奏的生活,工作效率要提高再提高才能完成工作,因加班获得合理的调休和加班费想拿得心安理得,而不是‘被施舍’得来的。”上文提到的一家企业的员工如此解释996带来的焦虑。

合理与违法之间……

996工作制是指工作日早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中午休息约1小时,总计10小时以上,并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企业的确享有安排员工加班的经营自主权,但这一权利的行使需受到法律法规的严格限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十一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1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

河北询诺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伟对北京商报记者称,如果是综合工时制度和不定时工时制度符合一定条件就不违法,如果是标准工时制度就违法。公司规定所有员工的正常工作时间为为9:30至21:00,每周工作6天,显然是违法行为。相关企业如果是法律和行政法规明确规定的部分特殊岗位实行不定时工作制,便是合理的。

张伟解释称,适用综合工时制度,全年或季度不超小时数就是不违法。适用不定时工作制只要不是法定节假日就不存在加班的说法。综合工时和不定时工时需要去劳动部门审批才可适用,而且仅适用特殊岗位,比如运输行业,司机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三十六条明确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上述工时制度被称为“标准工时工作制”。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