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精准学问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黄土里笑来黄土里哭

时间:2019-05-14 10:11 点击:
1.姑娘哭 清明节那天,大道小路上都是提贡品、夹烧纸的人。 过世头一年的清明格外隆重,亲戚们都得来烧香祭奠。嫁出去的姑娘,早早蒸好鸡鸭鱼肉作祭礼,还请巧手帮忙做一对金山银山,清明一大早,令自家小儿或老公挑了它们,直奔娘屋而来。 娘屋将近,姑娘酝
黄土里笑来黄土里哭

 

1.姑娘哭

清明节那天,大道小路上都是提贡品、夹烧纸的人。

 过世头一年的清明格外隆重,亲戚们都得来烧香祭奠。嫁出去的姑娘,早早蒸好鸡鸭鱼肉作祭礼,还请巧手帮忙做一对“金山银山”,清明一大早,令自家小儿或老公挑了它们,直奔娘屋而来。

 娘屋将近,姑娘酝酿了一路的情感,都化作绵绵哭诉:“啊,我的个娘啊,再也见不到面的个亲娘哎!你走了,你娃我和谁说话呀?”

“哎,我的个娘哎,你说走就走,丢下你娃我好凄惶啊!”

 路上有别家祭祖的姑娘,听得人家哭娘,想起自己失爹,立即掏出手绢儿捂了嘴,哭起来:“哎,我的个爹呀,亲个当当的爹呀,你是家里的旋风柱子嗳,你走了,谁给你娃我顶天立地呀!”“哎,我的个爹呀,我那受苦受累的爹呀,你狠心撒了手,从今后,谁来给你娃做主呀!”……两边哭诉,似要一决高低。其实,各有各的百转千回。

2.她男人

她公爹早就去世了,三周年过了,三十周年也过了。

她男人每年清明都去祭坟。像所有上坟的男丁一样,他绷着脸不顿足哭诉,不和周遭人说笑。腋下夹几页黄裱纸,几支香烛,一手扛了板锄,柄上挂个袋子,慢腾腾上了坡。来到坟前,男人手捂着膝盖,僵硬地跪下来。他从袋子里掏出献果、白酒、香烛、烧纸,分别摆了、洒了、点了、插了、烧了、埋了。

叩头、作揖,最后一项仪式完毕,男人一手抵着地,躬身吃力爬起,蹒跚着,给荒草凄凄的坟头再压两张纸,再拢—拢土,拔一把草。

—个闪失,他突然绊倒了……索性原地坐下,眼盯着坟头默然不语,摸出别在腰间的烟袋,颤着点好,抽着也瞅着,眼神渐渐迷离了。

黄昏里,他的小孙子站在坡头呼唤:“爷—爷——我婆叫你回家吃饭哩!”

男人一怔,仿佛刚醒过来。匆忙收起摆在坟头的鲜果,准备拿回家给孙儿吃。自成人后他就知道了,人土的老人们是吃不到的。人一死,就化成灰、归于土,啥也没有了!但男人依然会告诉他的儿孙们,供果是要给埋在土里的老爷爷吃的,就像当年他的老爷爷曾告诉他一样。

刚走到坡头儿,男人就听到孙子的埋怨:爷,你咋这磨蹭,天都快黑了!男人含着笑,将那流着鼻涕发着脾气的小人儿,一把揽人怀中,吸了吸鼻子说:“狗娃,爷走不动呀,爷老了!”

一串浑浊的泪,终于滚了出来。

3.她

男人进门时,她正盘腿,佝坐在炕上剪纸扎,这精致的活儿劳神又费力。不找年轻人来帮手,这次不是好胜心作祟,她是为了她的心!

男人已不像几十年前那样,痴痴缠缠粘她,他们甚至连斗嘴也懒了。他径直走到脸盆架前,吝惜地倒出碗大的水,洗手,混着水声开了腔:“听说,村东头的……雪……来喜他妈没了!”

“哦!”

男人用一页干烧纸样的帕子擦手:“她是你的老姊妹,你们自小一处耍,你得过去烧一烧吧?”

“你这人!眼睛让驴踢了?没看见我在给她剪银斗子麽?不光这,我还给她蒸了一篮白馒头。这份礼,赶上孝子女了。”她深深地看了男人一眼。男人手—背,快步往外走。她忙欠身说:“饭在锅里。猪我喂过了!”

“嗯。”他面无表情,蔫蔫地出去了。灰白的门帘,像疲软的老树叶,在门边一扫,默然飘落了。

“婆,婆,我一阵子跟你吃水席去呀!”门帘裹着一阵风,冲进一个小炭神样的男娃,是她孙子。这小家伙好吃,哪管是吃“白饭”还是“红饭”!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