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精准学问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大千世界晓星辰《5》

时间:2019-05-14 15:25 点击:
6 九十九年前的长陵城,艳阳天,杨柳风,一树树碧桃花肆无忌惮地怒放,云蒸霞蔚般开满一城春光。 人烟罕至的深巷尽头,少年十年如一日地坐在荒草萋萋的破落小院门口,拖着腮,微微仰首发呆,碎金流光洒入那双似灼灼星辰的眼眸里,像镀了层辉。拐角处突有闲稳
6
大千世界晓星辰《5》

 

九十九年前的长陵城,艳阳天,杨柳风,一树树碧桃花肆无忌惮地怒放,云蒸霞蔚般开满一城春光。 人烟罕至的深巷尽头,少年十年如一日地坐在荒草萋萋的破落小院门口,拖着腮,微微仰首发呆,碎金流光洒入那双似灼灼星辰的眼眸里,像镀了层辉。拐角处突有闲稳足音传来,由远而近的一声声,漾开了少年眼中明媚的暖意,他侧头站起来,喜悦得像只欢快的春燕,“阿爹阿娘,你们来接我了吗?” 清澈尾音戛然而止,失落阴云蔽日般漫上少年的脸。他刚要坐回去,却听“咣当”一声,来人手一松,怀里一摞画滚落满地,他极速扯下自己眸上的白绫,嗓音有些发颤,“晓星尘?!” 少年吃了一惊,“你能看到我?” 光影径直穿透他的身体,隐约可见透明的轮廓,他非人,更非晓星尘,只是恰巧同晓星尘模样肖似的孤魂野鬼。薛洋轻叹,向来非法力高深者厉鬼白天现世,然眼前这只鬼干净懵懂,修为尚不及寻常幽灵,魂魄强度却不同凡响,倒是怪哉。 他按捺住心底大起大落的悲喜,弯腰收拾地上的画,道:“方才闻你所言,你不入冥府轮回,滞留人间徒守这断壁残垣,似是为了等待至亲?” 许是太久未与人说话,少年显得很开心,他蹲下身帮忙捡画,“是啊。

大千世界晓星辰《5》

 

阿爹阿娘说过,春天一到他们就会来接我,不会错的。”随即,他回顾一眼身后小院,抿唇难过地说,“可是桃花就快谢了,春天都快过了,他们为什么还不来?” 薛洋指尖一顿,抬目望去,那酷似晓星尘的容颜近在咫尺,就连那双眼眸也肖像至极,挂着低落的神情,别提多碍眼。他伸出拇指擦拭他眼角的泪,低声道,“不要哭。”少年呆呆仰首,他温暖的指腹停在那张苍白面孔上,嗓音温软,“一味等待无益。不如你跟我走,我带你去寻你爹你爹娘,可好?” 少年先是困惑,继而摇头,“不行。” 薛洋也不多劝,仍旧低头整饬画卷,“你叫什么?” 半天没有回应。少年歪着头冥思苦想,怯怯摇头,“不记得了。”薛洋笑了笑,抬手去卷最后一副画,少年见他直起身来,复又抬手遮上白绫往回走,待折过墙隅却又回眸轻笑,绣着淡雅青竹的广袖随风飘荡。 “你我有缘,你又如此肖像于他……不如我唤你星辰如何?晓星辰。” 少年怔松无言,鬼使神差地点了头,听风温柔地掠过耳畔送来一句“我会再回来”,他竟莫名觉着欢喜。他缓缓坐回遍布青苔的石阶上,仰头数着对面枝头的绿叶,总不如往常静心,脑子里晃着那人的笑,想他是否真的还会再回来。 薛洋没有食言。 他常去那僻静巷陌,倚墙讲一些从前游历途中的逸闻趣事,他有长生无尽的生命,精绝无双的画技,曾为人,曾为鬼。晓星辰咬着他捎带的糕点,疑惑地问他现在是什么。他沉默许久才轻声告诉他,他是画弥。 画弥一族是被诅咒而徘徊人世的异族,不老不死。他们所绘之画糅合精血灵力,鬼魂附身可暂化活人。依托画像存在的鬼魂为画魂,又称“未”。“未”之中灵魂强韧足以长时间经受他们血液的,叫“弥”。未不完整,弥堪算的上是圆满……晓星辰听得云里雾里,他笑着摸摸他的发,却不再说。 至仲夏中旬,薛洋几乎游遍长陵城各处,他似是在寻人,又似单纯寻幽揽趣,晓星辰有一次问他,他不置可否地讥嘲一笑,到底什么也没说。 他渐渐习惯了他的存在,以至于当他提出要离开长陵城时愣了好半天。他难过至极,回味着过去孑然孤寂的空洞,勉强笑了笑,却见他伸出手,“等待并非画地为牢,你应当主动寻找,而不是固守原地。

大千世界晓星辰《5》

 

跟我走吧,明年开春倘若未寻到你父母下落,我再送你回来,如何?” 晓星辰一时沉默,眼眶却不由自主红了,内心惶惑与希冀交织,“可我什么都忘了。”他垂头,重重咬字重复道:“全忘了。”姓名来处忘了,父母模样忘了,他只记得他要等,等待望不到尽头,但他没办法,他除了原地等候别无他法。 “不要紧,我会帮你。”他眉目从容含笑,带着胸有成竹的笃定沉静,看着他慢慢将手递到他掌心。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