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精准学问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到湘西,赴一个约

时间:2019-05-15 00:33 点击:
当此际我们身不由己沉沦的时候,我们的阅读就有了一种特别的意义,所感觉的却是对他深深的敬意。当油菜花勾画出灿烂,在车窗的外面,以一片又一片的金黄色的亮晃

编者按:中国作协会员林伟光老师是汕头、广东乃至全国的知名作家,在创作出版大量文学作品的同时,还非常热心推介宣传各地作者的文学作品,对丰顺作者的小说、散文、随笔、诗歌等作品常在《人民日报》《工人日报》《南方日报》《中国作家》《青年文学》《中国诗歌》《诗歌月刊》和《中国文艺家》等报刊亮相也高看一眼、厚爱三分,近几年来,多次来丰顺交流指导,先后为丰顺作者撰写推介了小说、散文、随笔、诗歌多篇评论,推荐一批丰顺作者的诗文在《汕头日报》刊发,深受人们的敬重。本期推出伟光老师《到湘西,赴一个约》的散文,文字优美,见解独特,言人所未言,开卷有益,获得全国大奖乃实至名归。

到湘西,赴一个约

林伟光,笔名任我行、任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汕头市作协副主席。出版有散文集《纸上雕虫》、《书边散墨》、《诗意栖居》、《书难斋书话》、《南方的笑貌音容》、《难忘的记录》、《书林信步》、《一个读书人在汕头》。还有大量作品散发于全国各地报刊。散文《到湘西,赴一个约》获第八届全国冰心散文奖,散文《体验死亡》、《精神不老话行公》、《嘿,流沙河》、《永远的韩江水》等荣获广东省报纸副刊优秀作品一、二、三等奖,《书边散墨》获汕头市文艺奖、陈彦灿桑梓文学奖二等奖。有多篇新闻作品曾获全国省市新闻奖,多篇作品被收进全国性选集。

到湘西,赴一个约

(汕头)林伟光

一直以来,心中都有一个念想,就是对于湘西的念想,那一片土地,充满着神秘的诱惑。由于沈从文诗意的文字,它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但它到底是否如我所想象那么迷人?近乡情怯啊。

这个乡自然是故乡,却并非是人们所通常以为的那个意思,而是文学上,或者说是精神维度上的故乡,是一种心灵的诗意栖居。当然这也是故乡啊,只是,它比我们习惯所称谓的故乡,似乎在内涵和意义上要更加的广远和丰富。这是由沈从文这位文学大师以文字精心构筑的诗意缤纷的故乡。

到湘西,赴一个约

但近乡情更怯啊,人同此心,是忐忑更是犹疑。为什么会如此?自然是怕幻境破灭后的幻灭,诗意荡然后的失望,而现实中的残酷,却又总是令人触目惊心的。类似的失望,于我,即是这短短的五十几年的人生,又何曾少见?尤其近若干年来,人们以发展现代化为号召的过度开发,无远弗届地使传统文化连同传统意义的故乡崩溃的严峻事实,更是使诗人陶潜所憧憬的世外桃源,备受前所未有的挑战。

我的故乡——现实或精神上,我们心中的诗意的向往,已更多地沦为噩梦似的笑话。记得读过美国作家梭罗的《瓦尔登湖》,这正是一种对世人过度开发的抗争,以一己之力对抗着时代的潮流。他显得那么的可笑。但真的可笑吗?当此际我们身不由己沉沦的时候,我们的阅读就有了一种特别的意义,所感觉的却是对他深深的敬意。先觉者不同于庸俗者最大之处,就是他的先知先觉的睿智。或者,他因此与时代格格不入:或者,他因此备受责难。可是,他的价值,却是在他让我们于多年之后的蓦然警醒。

到湘西,赴一个约

我们的故乡,正风雨飘摇,正日行日远;于是,何处是归程?当我们无所适从的时候,这才是我们为之痛苦和惆怅的根源。

最希望的赴湘西的行程,是当年沈从文《湘行散记》里所描写的水路,这是千百年来过尽千帆的诗意之旅,是唐诗宋词里的蕴藉风流。

想起来,心里犹不禁激动,这是一份美丽的梦幻。从水陆码头的常德启航,沿着古老的沅水,一路的追梦,摇碎了碧波的柔情,向梦里的故乡溯源,真是魂牵梦绕。

到湘西,赴一个约

却说那一年,湘西之子沈从文,走走停停,一路依水而行,日行夜宿,把沿途的所闻所见用心地记录成诗的文字,然后寄给远方的新妇。这是多么甜蜜的情书。笔墨得山水的滋养,文章得灵气的钟灵,飞扬的是精彩的人生。

湘西古称辰州,巫傩文化浓郁,这千山万水里,充满了多么神奇的未可知。于是,总觉得沈从文最好的作品,就是有关湘西的那些文字:《湘行散记》、《湘西》、《边城》、《长河》、《从文自传》……美丽的不只是此山此水,更有这里淳朴的人们。土苗混杂的这片土地,有野性的剽悍,有独具魅力的风土人情。然而,在今天的化神奇为庸常的语境里,桃花源的故事已经不再,我们所走的也已是高速公路的风驰电掣,常德、沅陵……古老而诗意的名字早褪隐成一个个抽象的路标性的符号。没有文化内涵的符号,还有什么意义呢?我所面对的不再是诗意的故乡,而是冷漠的路牌,还有隔着车窗那些仿佛无关痛痒的山川与村庄。

到湘西,赴一个约

真的如此令人失望吗?当油菜花勾画出灿烂,在车窗的外面,以一片又一片的金黄色的亮晃晃点亮了我们的眼睛时,我忽然有了些许的感动。这或者就是唯一还让我们感受到生命温暖的亮色,它所跳荡着的正是农耕时代残存下的依稀乐章。

墨戎,这是一个苗寨,一个湘西大山里的苗寨。或者它很普通,就是很小的一个苗寨子。可是,当它被选择开发成了旅游的景点时,一切似乎就不同了。

每天,有形形式式的过客光临,或者,一千多年来,它从没有迎接过如此多的东西南北的人们啊。那一双双好奇的眼睛,遍布于全寨的每个角落,仿佛要把它彻底地看透。

到湘西,赴一个约

我们沿着石级,走在积年磨损的石板路上,一路高低不平,都是湿漉漉的地面。沿路那些木结构的老房子,都传说着动人的故事,或者老去的是一代代的人,可是却带不走有关爱情的歌唱。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